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极速5分排列3网 > 河北党史 > 正文

出奇制胜 巧守铁原的师长徐信

发布时间:2020-11-19 09:21:58来源:河北党史网作者: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徐信,1921年出生于河北省灵寿县,1937年参加八路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历任指导员、连长、队长、团长、副师长兼参谋长。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历任代师长、师长,参加了第五次战役、西海岸防御作战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历任高等军事学院合同战术教授会第一副主任、训练部副部长,副军长兼参谋长,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总参谋长助理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二级解放勋章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

  1950年,任第六十三军一八七师副师长兼参谋长的徐信随军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五次战役之初,志愿军攻势如潮,出其不意地渡过临津江和北汉江,直逼南朝鲜首都汉城。然而,随着战役的深入,志愿军后勤补给不足的劣势愈发明显。在这种情况下,1951年5月21日,彭德怀命令投入第五次战役的志愿军各部全线后撤。

  此时,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总司令李奇微的率领下大举反攻,欲将我军主力全歼在三八线以南。多个志愿军主力兵团陷入被分割包围的险境。在这紧要时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六十三军临危受命:在铁原阻击“联合国军”15天,确保主力部队后撤。

  从开始阻击到6月9日,六十三军的一八八师、一八九师都已丧失了防御能力。六十三军军长傅崇碧手中就只剩下一八七师一张牌了。而随着前线战斗越打越紧,一八七师的部队不断被抽到一线去救火,所以说,一八七师真正能够使用的兵力只剩下了一个团了。再加上,铁原前方并非高山峻岭,而是丘陵地带,我军的防御空间已基本用光,整个阵地只剩了窄窄的一条。因此,在“联合国军”漫天的炮火下,一八七师想要再守住铁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傅崇碧的指令是:按照彭德怀要求坚守半个月的任务,一八七师无论如何要坚守三天以上。一八七师师长徐信恳求傅崇碧说:“军长,再给我配备一些兵力,我一定完成任务。”但这个时候,傅崇碧早已把自己的警卫部队、军部的勤杂人员全都派上了前线,已是光杆司令。

  既没有防御空间,又没有足够的兵力,徐信被逼到了绝境。在五次战役之初,一八七师打得异常勇猛。面对“联合国军”重点设防的临津江防线,徐信一改以往擅长夜战的特点,制定了白昼渡江的计划,亲率一八七师五六一团率先突击敌军防线,击垮了“联合国军”十几公里的防线。

  然而,也正因为突击得靠前,撤退时一八七师就变得比其他部队更加艰苦。5月22日,一八七师开始向北汉江后撤,途中不断遭到美机的轰炸。冒着轰炸,一八七师快速撤退。可是,当他们到达北汉江时,发现美军部队已先一步到达了江边。两军相遇,如何过江?徐信一时犯了难。而更让徐信头疼的是,此刻的一八七师还配属着六十三军雪藏已久的秘密武器——三个炮营和一个火箭炮营。

  就在全师上下踌躇不定时,徐信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部队排列整齐,卸下伪装,大摇大摆地过江。徐信敢这么做,是因为他赌定美军从外貌上分辨不清中国人和南朝鲜人。这下子,徐信赌对了。而当时的美军各部,都在奉命以最快的速度追击撤退的志愿军部队,谁也无暇和“南朝鲜人”打招呼。所以,美军做梦也想不到,志愿军会这样“友好”的和他们从一个地方渡江。

  1951年6月10号,铁原的上空再次下起了大雨,大雨延缓了“联合国军”进军的步伐,而此时距离彭德怀死守铁原15天的命令,还剩下3天。此时,徐信再次做出了惊人的决定:守不住就不守了。他决定将所有的火炮集中起来,对美军阵地进行一次集中炮击,将美军打乱,给志愿军缓冲时间。然而,当徐信将炮击计划报给傅崇碧时,傅崇碧还是有些犹豫,他担心万一这个计划失败,六十三军就会丧失最后防御力量。尽管如此,傅崇碧还是将军属炮兵都给了徐信。

  经过五次战役,美军对志愿军的攻防策略越来越熟悉,对志愿军夜袭更是非常谨慎。每到晚上,美军就会收缩阵地组织夜间防御。在面对志愿军的一面,会摆出一个非常特别的“防御阵型”,用装甲部队的战车围成环形,外边放上蛇腹铁丝网,将炮兵和探照灯部队放在中间,形成一座钢铁的“移动城堡”。期间,美军还会不间断地放出照明弹照亮周围。而徐信却觉得美军的“移动堡垒”是把自己栓死了,大大影响移动能力,一旦受到大规模的炮击,定会乱成一锅粥。最关键的是,原先志愿军炮兵很难接近美军阵地,而如今铁原城下的美军,完全进入我军火炮射程之内。

  6月10日晚,一八七师出击的炮兵部队一线配置排击炮,二线配置“喀秋莎”火箭炮,在步兵掩护下悄无声息地进入美军“钢铁城堡”对面的阵地。凌晨两点,一颗黄磷燃烧弹划破长空,63军炮兵各自为战,在最短时间内把炮弹打光,顿时,敌军上百辆坦克围成的营地汇成一片火海。混乱中,美军意图还击,但仅打了几炮就发现志愿军的炮兵阵地无从分辨。猝不及防中,美军储备的弹药更是被志愿军发射的火箭弹点燃,造成了更大的爆炸。炮击之后,一八七师的突击队乘机发动突袭,突击队员把手榴弹丢进美军营帐之中,大部分美军果断逃离,将物资和车辆全都留给了志愿军。直到第二天,仍有一大部分美军不敢回到自己的营地。美军也就此停止了攻击,等待物资和装备的补充。

  6月11号,就在一八七师炮击美军阵地的当天,李奇微无奈地下达了暂停超越铁原线发动攻击的命令。6月13日,志愿军战略转移的目的已经完全达成,按照司令部的命令,六十三军开始从铁原撤离,铁原阻击战落下了帷幕。

  铁原阻击战的胜利,让美军见识了中国人的战斗力,让他们意识到,志愿军即便是在最不利的情况下,也不是一只好惹的部队。这场胜利,为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徐信也获得了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回国后,彭德怀亲自推荐徐信去苏联军事学院进修,三年后,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归国,并担任高等军事学院合同战术教授会第一副主任、训练部副部长等职。1962年7月,徐信被任命为六十三军副军长兼参谋长,率一八九师、一九六师入闽备战。1969年7月任六十三军军长。1988年,徐信由少将直接被授予上将军衔。

  (作者:省委党史研究室宣教处王宗志)

责任编辑:陈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极速5分排列3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极速5分排列3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极速5分排列3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